深澤直人與他的「無意識設計」

5549e6f83dfae9495e000001
深澤直人(Naoto Fukasawa)1956年生於日本山梨縣,1980年(24歲)畢業於日本多摩美術大學的產品設計系。1988年(32歲)深澤直人在日本愛普生精工株式會社擔任設計師, 1989年(33歲)他離開日本到了美國,在舊金山加入了一個只有15人的設計工作室「ID two」,即「IDEO」前身,「IDEO」現有450多名員工,遍及帕洛阿爾托、波士頓、芝加哥、倫敦和慕尼黑。八年後深澤直人返回故鄉,1997年(41歲)他協助組建了「IDEO」日本分部,共有八名設計師主要服務於日本市場,他在其中工作到2002年12月。2003年1月(47歲)他在東京建立了「深澤直人設計公司」,並加入日本無印良品公司顧問委員會,2006年(50歲)深澤直人與另一名設計師共同創建Super Normal工作室。現在,深澤直人被武藏野美術大學聘為教授,同時出任東京AAD工作室主管,並且在日本顧問委員會的質量設計和經濟部門以及貿易與工業戰略設計研究學會供職。深澤直人曾獲得五十多項大獎,其中包括美國IDEA金獎、德國IF金獎、「紅點」設計獎、英國D&AD金獎、日本優秀設計獎。

何謂「無意識設計」

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中將人的精神意識分為意識、前意識、無意識三層。無意識成份是指那些在通常情況下根本不會進入意識層面的東西,比如,內心深處被壓抑而無從意識到的慾望,秘密的想法和恐懼等。

「無意識設計」(Without Thought)又稱為「直覺設計」,是深澤直人首次提出的一種設計理念,即:「將無意識的行動轉化為可見之物」。為了便於理解,我們可以舉一個身邊的例子進行分析:經常做飯的人一般都知道,煮米飯時放一些輔料可以使做出的米飯達到意想不到的口味,比如放醋可以使煮出的米飯更加鬆軟、香嫩,即使大部分人知道這個常識,但是因為一時疏忽仍會有忘記添加輔料的時候。因此我們需要做一種設計,就是在煮米飯時的一個無意識動作中自動添加相應輔料,而這種設計就稱為「無意識設計」。在筆者看來,設計是為了滿足人的一種生活需求,而非改變,設計是方便人的生活方式,而非複雜。因此,好的設計必須以人為本,注重人的生活細節,方便人的生活習慣,使設計讓生活更美好。特別是在工業設計高度發達的今天,很多設計師力圖否定約定俗成的設計,用自己的思想創造一種新的生活方式,這樣就無形中加重了人們的「適應負擔」,「無意識設計」並不是一種全新的設計,而是關注一些別人沒有意識到的細節,把這些細節放大,注入到原有的產品中,這種改變有時比創造一種新的產品更偉大。

「無意識」並不是真的沒有意識去參與,而是我們知道自己需要某些東西,但還沒意識到自己到底想要什麼,而深澤關注的,正是我們所忽略的有關「無意識」的種種生活細節。深澤用一個簡單的道理向我們闡釋了他設計的思想根源:在發短信的時候,一般人會選擇沿著給盲人專用的道路走,他可以不用眼睛看而不走錯。也就是說,這條黃色的、平時提供給盲人使用的路,又體現了它的新價值。而人走路並不僅僅是兒時學會的一種行為,而是你在走路的時候要看你的腳往哪兒踩,也就是在尋找你的腳踩的一種價值。所以,上述發短信時循著盲道而行,就是一種尋找價值的連續的行為,而當人、物與環境達到完美和諧的時候,我們說這種行為就找到了一種無意識的有價值的行為。

深澤直人「無意識設計」解讀

在當今物慾橫流的社會,人們早已厭倦華而不實的產品,面對「換湯不換藥」的設計產生了審美疲勞,而深澤的「無意識設計」是一種已存在的感覺,是一份真摯情感的表露,在其設計中充滿了無微不至的人文關懷,讓顧客一看到就會「愛」上這個產品,找到自己內心苦苦尋覓的東西。深澤的「無意識設計」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 關注細節 關注情感

在產品設計中,細節是設計作品深化主題、拓展內容、提升品位並經得起推敲的關鍵所在,是創新的起點,也是實現產品外在價值的重要部分。因此,無論設計創意如何精妙絕倫、設計方案如何恢弘大氣,如果對細節的把握不到位,就不能成為一件好作品。所以,細節的準確、生動可以成就一件偉大的作品,細節的疏忽同樣會毀壞一個宏偉的規劃。

深澤直人就是一位對「細節」一絲不苟的設計者。如圖2所示為深澤設計的一款帶托盤的檯燈,讓我們設想一個場景,當結束一天工作,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後,你會放下鑰匙然後順手打開檯燈,而這款檯燈的設計便是巧妙地抓住這個細節,把檯燈的底座設計成盤子的形狀,你可以很隨意地把鑰匙丟進盤子,這樣檯燈就會自動亮起來;而當你打算離開的時候,在取走鑰匙的同時,燈會自動熄滅,這樣檯燈就成了一天的終點和新的一天的起點。

5549e6fa3dfae956d9000001
圖2 托盤檯燈 深澤直人

好的設計不一定具有亮麗的外觀、奢華的裝飾、昂貴的價格,而是在某些細節之處能夠帶給使用者意想不到的便利。我們可以設想這樣一個場景:在多雨的季節,出行時我們習慣帶一把傘,走累了,傘又可以充當起枴杖的角色,但是此時如果我們手裡拎著較多東西,就只能把傘夾在腋下,而這時只要在傘的彎鉤處再設計一個凹槽,這樣傘把就多了一個功能——懸掛塑料袋。

5549e6fb3dfae95de7000001
5549e6fc3dfae96507000001
圖3 帶凹槽的傘 深澤直人

圖4為深澤設計的一款CD播放器,這款播放器的外形酷似一個排氣扇,而且它的開關比較特別,為一條拉繩。可能有些人會有這樣的記憶,就是兒時見到的電燈多為拉繩開關,而且那時我們還特別喜歡重複地拉動拉繩,讓電燈不斷地開閉,這個設計就是抓住了我們兒時的記憶,當我們拉下拉繩時,美妙的音樂便會響起,加上其特有的外形設計,使得CD播放器不再僅僅是一個用來聽音樂的工具,倒像是一件藝術品,勾起我們已逝去的回憶,傾注了我們共同享有的美好情感。其實,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積澱了寶貴的生活體驗和情感財富,這種設計便是抓住這點,較好地利用一種曾經有過的行為細節,從而調動了每一個使用者的情感細胞。與其說設計是一種創造過程,不如說是設計師與用戶之間的感情交流,這種交流雖無形,但深刻。

5549e7a03dfae920d3000001
5549e6fd3dfae96c1f000001
圖4 CD播放器設計 深澤直人

通過上述的「無意識設計」,把消費者的無意識行為物化,給大眾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使得產品不再是冰冷的功能性物件,而是注重產品和情感的結合,這種關注細節、關注情感的設計便是深澤所倡導的「無意識設計」的一大特色。

○ 象以圜生 簡約細膩

如果說,對於細節、情感的關注,是深澤「無意識設計」的緣起,那麼真正使得其「無意識設計」取得巨大成功的便是設計與環境的結合。心理學上提到,人是生活在一定的社會環境和自然環境中的統一體,所以,設計環節中必須考慮到環境的因素,即「象以圜生」。正如深澤直人所說:「在日本物與環境之間的關係比物體本身更重要,物體是構成和諧的一部分,我開始停止僅是有趣的外形構想而開始考慮物體之間的關係。設計應該從自己的生活環境的各種要素中,抽出一些和環境所匹配的元素。」

圖5為一個由深澤直人設計的帶有紙簍的打印機,對於打印機的設計,一般人都會絞盡腦汁地去想怎麼把外形設計好,而這個作品沒有太多地考慮打印機的外形,而是思考打印機的使用環境:在打印東西的時候較多人、包括我們從事設計工作的人,往往不止打印一張,而是打印出幾張來,並從中挑選出自己認為最好的一張,然後把其它剩下的扔掉。這款打印機就是考慮到這一點,將打印機的底部直接設計成一個紙簍,這樣,就能夠方便我們在打印時去選擇自己滿意的紙張,而把不滿意的隨手扔掉。

5549e6fe3dfae97309000001
圖5 打印機設計 深澤直人

日本的設計中,因為禪宗思想的融入,使得產品本身凸顯深幽與靈性,它以「象外之象、意外之意」表現出一種深幽的空靈境界。深澤便是抓住了日本禪宗的精髓,他的每一件設計作品都堪稱是與日本禪宗思想巧妙結合的典型實例。他認為簡單的優於複雜的,幽靜的勝過喧鬧的,輕巧的強過笨重的。新簡潔主義設計師康斯坦丁‧格里克(Konstantin Grcic)評價他說:「深澤直人有著能將複雜變成簡單、醜陋變成漂亮、陳舊變成嶄新的魔力,他可以親吻一隻青蛙而讓她變成公主。」深澤作品之簡潔,並非平常人所理解的「構造簡單」,而是在保證產品功能的基礎上儘量去除一些不必要的修飾,同時在細節上進行改變,使得產品產生一種新的價值,且這種改變往往充滿了人文關懷。

給我們一張白紙,我們都想畫出自己心中最美麗的圖像,但是一旦設計摻雜了太多主觀的東西,必然會給我們的創作帶來一種無形的壓力。當一個產品被設計的過於複雜,對受眾來說就是一種挑戰,在生活壓力如此大的今天,人們會刻意或非刻意地逃避壓力,因此一個好的設計能夠使用最少的設計語言,調動我們最豐富的生活情感,讓我們在使用過程中更加自由,而不是被產品所控制。所以說:設計是方便人的生活方式,而非複雜。

手錶是生活中再平常不過的小物件,但是關於手錶的設計樣式可謂層出不窮,應有盡有。其實手錶的基本功能就是顯示時間,而可延伸的功能有搭配衣服,代表身份等。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之中大部分人會為買一塊手錶而費盡心思,要不然就是不夠穩重、要不然是太過呆板、抑或是華而不實,而深澤是如何設計手錶的呢?如圖6所示的手錶,12格時間刻度簡化為結構形體中的12邊形頂點,表盤留白,只剩下乾淨利落的時針和分針,這比功能主義多了一份細膩和溫和式的簡潔,在簡潔中又不失高雅,是契合了功能的簡潔,是簡潔的更高層次。

5549e7003dfae97a07000001
圖6 手錶設計 深澤直人

簡潔的東西可以有效地緩解人和產品操作界面的隔閡,讓人們使用產品成為享受功能的過程,而簡潔的更高境界是捨棄說明書,憑藉直覺便可以實現產品功能,這也是「無意識設計」追求的更高境界。「無意識設計」就像人要喝水時順手拿起杯子那麼自然,不會去刻意考慮如何使用這個杯子。在直覺層面上傳達產品的意義,讓受眾在無意中接受,這種信息將會帶給人們體會一項新設計的快樂和享受操作一件新產品的愜意。

作為日本工業設計的領軍人物深澤直人在吸收西方經典設計理論的基礎上,也融入了日本傳統文化的精髓,並把其應用到設計實踐中,獨創了「無意識設計」。他以受眾的無意識行為作為靈感來源,讓人們在無意識行為中實現產品的功能,即為通過有意識的設計,實現無意識的行為,給人有意味的享受。深澤直人在生活中「關注細節、關注情感」,把握產品自身和產品所處環境的關係,且注重受眾細微的感情變化,並把這些要素應用到自己的設計實踐中。他還抓住日本禪宗的精髓,讓設計在滿足需求的基礎上力求簡潔,使其作品做到了「象以圜生、簡約細膩」。他明確提出沒有說明書的設計才是好的設計,以最少的視覺語言,調動我們最豐富的情感,讓我們使用起來更加自由,而不是被產品所控制。通過以上方式他最終設計出一系列「無意識設計」的經典作品,為日本乃至世界的工業設計發展做出了傑出貢獻。

5549e7013dfae980a9000001
在地上開一條縫,客人就會把雨傘往那兒一放。這個無意識的動作,實際上設計者的目的達到了

5549e6f93dfae95030000001
靈感就來自於小時候的記憶,小時候削土豆皮之後,會有一些贓,然後把土豆往水裡一放就會有很乾淨

5549e7023dfae987de000001
用椅子的外形和它使用的環境和使用的材料結合起來所創作的作品。

5549e7053dfae99558000001
5549e6f73dfae9424c000001

文章來源:視覺ME